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法岱特

小法岱特是19世纪法国女作家乔治.桑的代表作《小法岱特》书中女主人公的名字

 
 
 

日志

 
 
关于我

纵有志存远,已过好胜年, 言行可无羁,终是力为难。 多年工作繁,退后方得闲 ,把酒东篱下,自在赏田园。 慰寥常开卷,把史做笑谈, 多少兴亡事,成败俱已远! 古风吾所爱,诗赋更开怀, 漫书成五律,最喜诵七言。 出门邀伙伴,荡游名山川 ,归来唱皮黄,举阮弄指弹。 但羡魏晋风,傲骨慕七贤, 了却平生愿,挥毫一笔间。 歌吟声声慢,曲奏鹧鸪天, 知音或多少?抚琴自拨弦, 不求子期至,流水出高山。 闲散多逍遥,恬淡自超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京胡情缘(上)  

2010-06-10 21:47:59|  分类: 散文随笔(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胡情缘(上)

 

【原创】 京胡情缘(上) - 芬芬 - 小法岱特

 

      沙师傅拉的一手好京胡,退休后他带着自己心爱的京胡来到了劳动公园。京胡一响,引来了公园里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渐渐的他身边少了那些看热闹的群众,却多了一些喜爱京剧尤其是能唱上几段戏的戏迷们。时间长了,沙师傅身边的戏迷们越来越多,唱腔也随之越来越多,沙师傅凭着自己擅长书法的功底,把生、旦、净几个行当不同唱腔的乐谱用黑色碳素笔工工整整的抄写出来,分类汇集成青衣、老生、老旦与花脸三个大谱本。每天早晨八点多的时候,他带着谱架、乐谱本、两把京胡骑上自行车直奔公园的八角亭上,只要沙师傅一到,你就听吧,一会儿是低沉凄婉的程派;一会儿是雍容华贵的梅派;一会儿是华丽俏拔的张派;不论是苍劲的老旦,深沉的老生还是铿锵厚重的花脸,琴声悠扬,余音饶梁,那把京胡在沙师傅的手中就象有了生命,沙师傅用精湛的技艺把人物唱段演奏的是情随声走声随情出,委婉跌宕起伏细腻,他的手简直就是一双魔手。
   我从小就喜欢玩乐器,中学时候还参加了学校的乐队,乐队里最需要的就是弹拨乐器,于是我就学习了中阮,直至后来我在师范学校专门学习音乐的时候,选修乐器的时候觉得中阮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又选学了小提琴,故此对中阮甚至不屑一顾了,但是后来作为消遣也买来一把中阮弹着玩玩。退休后认识了沙师傅,最初就是在沙师傅的伴奏下唱唱几个段子,并不是会的太多,后来沙师傅听说我也有琴,很高兴的鼓励我拿来伴奏,可是我带着我的琴来到乐队后,却发现了一个专业上的严重分歧,就是中阮的定弦方法在民族乐器中是按西洋乐谱五线谱音名固定定弦,四根弦从里到外应该是gdgd或是同小提琴一样gdae,可是没有想到京剧的定弦是根据演唱者的需要来定弦,名称是“二黄”“西皮”“反二黄”,一下子就弄懵了我,我很沮丧,觉得有难度,很是着了一阵子急。沙师傅真有耐心,他认真的告诉我西皮与二黄、反二黄的定调要求,并且在纸上画出了琴的各个把位并标上音名,使我一看了然,再加上我小时候乐队的功底使我很快就明白了原来这里外弦的关系就是我最初学的“15”“63”“52”,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我就融入了京剧唱段的伴奏,大家都说有了这个中阮乐队的声音厚重了,深沉了,尤其奏起“贵妃醉酒”那段“二黄.四平调”很有宫廷音乐的气氛,当然这都来自于沙师傅的热心帮助与鼓励!

   在京剧这个行当里,琴师不只是给演员伴奏,一些资深的老琴师还要担负起给演员说戏抠戏精雕细刻唱段的责任,沙师傅也毫不例外,他在给戏迷门伴奏时经常按谱给演唱者说戏里的拖腔板式,有的唱段须得反复说直到唱准为止,为了让演唱者能熟悉唱段沙师傅不厌其烦的每天都走一遍同一唱段,这些戏迷们就在沙师傅的琴声中,唱的水平也是越来越高了。

   沙师傅琴拉的好,戏迷们唱的也好,这久而久之亭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些人,当然大部分都是退休居家的老人,他们也不拉琴,也不演唱,都是在听,有好说的评论一下孰短孰长,也有不好说的,默默的在听,听到高兴处鼓掌喝彩,总之一个小亭子,无论是唱戏的戏迷们,还是听戏的戏迷们,都围绕在沙师傅的周围,像一个大家庭,这个小亭子带给他们无穷的快乐。

   随着时间的前行,沙师傅的人品和琴技在公园里受到人们的赞赏与好评,伴随着沙师傅京胡的琴声,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也发生了。

   年近九十的李老先生,有一天拿来一把京胡,他在沙师傅身边转来转去,好象有话要说,沙师傅忙于伴奏没太理会,等到曲终人散时,他拿着那把京胡走到沙师傅跟前说,“你拉拉这把胡听听怎么样?”沙师傅拿起他的京胡拉了起来,声音很是悦耳,觉得非同凡响。老先生突然发话道“这把京胡是民国时候的,比你的年龄都大,可是我现在老了,儿女们都不会,眼看它就失传了!”说完这些话老人神色黯然,显出很忧伤的样子,沙师傅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对老人说“您有什么话就说吧!”,老先生接着说道“这公园里我都看遍了,只有你配拉这把胡!”沙师傅听了老先生的话一切都明白了“不知您这把胡要价多少呢?”“要价?在认识它的人的眼里它价值几千元,在不懂它的人的眼里它一文不值,我今天不是来卖胡琴的,我是想给它找个好归宿,别埋没了这把好琴!”“您这样看中我,但我还是不能白白接受这把琴。”沙师傅一再推脱这高昂的厚赠,老先生为了让沙师傅安心受琴,最后象征性的收了沙师父200元人民币,把这把跟随自己几十年的宝贝京胡托付给了沙师傅,沙师傅受了这样的信托把这把珍贵的京胡带回家里,此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这位耄耋老者。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