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法岱特

小法岱特是19世纪法国女作家乔治.桑的代表作《小法岱特》书中女主人公的名字

 
 
 

日志

 
 
关于我

纵有志存远,已过好胜年, 言行可无羁,终是力为难。 多年工作繁,退后方得闲 ,把酒东篱下,自在赏田园。 慰寥常开卷,把史做笑谈, 多少兴亡事,成败俱已远! 古风吾所爱,诗赋更开怀, 漫书成五律,最喜诵七言。 出门邀伙伴,荡游名山川 ,归来唱皮黄,举阮弄指弹。 但羡魏晋风,傲骨慕七贤, 了却平生愿,挥毫一笔间。 歌吟声声慢,曲奏鹧鸪天, 知音或多少?抚琴自拨弦, 不求子期至,流水出高山。 闲散多逍遥,恬淡自超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引用】楼兰新娘  

2011-05-23 19:09:41|  分类: 佳作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如茶女人《【原创】千年的孤独》

 

 

 

 

【原创】 

  楼兰新娘
文:浅浅静听
制作  芬芬 

 

《醉春》 - 如茶女人 - 如茶女人

 

 

   
 
    从浅浅那里看到这首诗很是震撼,寻到苍凉一笑处,又在如茶女人那里找到了原版,试着替浅浅制作了配图诗,如果成功了就算是送给浅浅的小礼物吧!
 
 
 
 

我迷人娇懒的歌声,

穿透于楼兰曾经繁华一世的宫殿。

血色的裙裾,

舞乱大漠黄沙弥漫的旷野。

狂飞的琵琶声如疾风暴雨,

将戈壁滩翱翔的苍鹰震落,

而我清清浅浅的一抹微笑,

却迷醉了琥珀杯中猩红如血的葡萄美酒。

 

当,我的爱人,

把那朵鲜艳的红玫瑰插在我的鬓边,

我的心纯净得如同山涧的泉水,

活泼欢快,清朗明媚。

他将热烈的唇,印在我圣洁的额头,

他用他的温暖,紧握住我冰冷的小手。

我的心啊,又如同山顶的瀑布,

飞流而下,激越千古。

 

可是,幸福总是转瞬即逝。

我还没来得及读懂他,

我的爱人,那清澈的双眸。

还没有细细品尝他给我的甜蜜的亲吻,

和他柔情似水的爱抚。

还没有为他献上我温润的歌喉,

为他扬起我飞旋的舞袖,

大漠狼烟就湮没了他矫健的身影,

猎猎狂风吞没他如霜的面容。

他的刀鞘拴走了我无尽的思念,

他的佩剑割断了我殷殷的伤痛。

 

巫山的神女峰,也没有我的思念陡峭,

东海的望夫崖,也不比我的身影站立得更长更久。

我在残阳下孤独的跳着最美丽的舞蹈,

我在狂风里唱着世上最浪漫的情歌。

我知道,他会在遥远的地方眺望,

穿越戈壁,

他会看见我雪白如玉的容颜,

还有我石榴红般鲜艳的裙装。

他会在敌人战马的嘶鸣声里,

听见我双脚踏歌而行的节奏的震荡。

我伫立山头,遥望他远去的背影,

任风吹落我面上的轻纱,

只为让他将我想得不再那么渺茫。

我知道,他注定是我今生永远的离别,

我新婚夜晚的红焰,

就是我们生死之爱的唯一殉葬。

 

夕阳西下,楼兰空自繁华。

历经千年的忧伤,

古国的鉄戈长矛,早已锈迹斑斑。

荒沙风化了豪华的殿宇,

风吹散了绫罗纱幔的帷幕和我丝绸闪耀的衣裳。

我曾用过的金盏和那些夜明珠,

和我的头饰佩玦一起散落如尘,

在黑暗的时光中熠熠闪光。

还有那朵仍未失去艳色的红玫瑰,

虽然早已枯萎,

仍然插在我永恒的黑发的鬓旁。

 

黑暗中,我守候了千年的孤独,

还有亘古久远的无尽惆怅。

我封冻我冷凝的面容,和那颗早已冰冷的心脏,

只用珠玉和乳香,保持我丰润的思想。

哪怕还有一万年,

我也要等着我的爱人的归来,

请相信,等到地老天荒,

我也是你永远的楼兰的新娘!

巫山的神女峰,也没有我的思念陡峭,

东海的望夫崖,也不比我的身影站立得更长更久。

我在残阳下孤独的跳着最美丽的舞蹈,

我在狂风里唱着世上最浪漫的情歌。

我知道,他会在遥远的地方眺望,

穿越戈壁,

他会看见我雪白如玉的容颜,

还有我石榴红般鲜艳的裙装。

他会在敌人战马的嘶鸣声里,

听见我双脚踏歌而行的节奏的震荡。

我伫立山头,遥望他远去的背影,

任风吹落我面上的轻纱,

只为让他将我想得不再那么渺茫。

我知道,他注定是我今生永远的离别,

我新婚夜晚的红焰,

就是我们生死之爱的唯一殉葬。

 

夕阳西下,楼兰空自繁华。

历经千年的忧伤,

古国的鉄戈长矛,早已锈迹斑斑。

荒沙风化了豪华的殿宇,

风吹散了绫罗纱幔的帷幕和我丝绸闪耀的衣裳。

我曾用过的金盏和那些夜明珠,

和我的头饰佩玦一起散落如尘,

在黑暗的时光中熠熠闪光。

还有那朵仍未失去艳色的红玫瑰,

虽然早已枯萎,

仍然插在我永恒的黑发的鬓旁。

 

黑暗中,我守候了千年的孤独,

还有亘古久远的无尽惆怅。

我封冻我冷凝的面容,和那颗早已冰冷的心脏,

只用珠玉和乳香,保持我丰润的思想。

哪怕还有一万年,

我也要等着我的爱人的归来,

请相信,等到地老天荒,

我也是你永远的楼兰的新娘!

 

 

 


 

 

 

 

 

 楼兰新娘 - 浅浅静听 -

 

 

她,就是历史古道上的一尊雕像---楼兰女

 

 

 

 

《醉春》 - 如茶女人 - 如茶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